在《守望先锋联赛》的创始赛季中,纽约队统治了整个常规赛,而伦敦队在季后赛脱颖而出,并最终在巴克莱中心加冕,这一切都那么美妙。为了能加入联赛,许多《守望先锋》老将甘愿挥洒汗水与热泪,但并非所有人都能这么幸运。

“一开始我很难接受。”巴黎永生队的支援选手Harrison “Kruise” Pond在谈及自己缺席《守望先锋联赛》时表示。“我玩《守望先锋》很久了。我的许多老朋友和老对手都进入了《守望先锋联赛》,所以我非常沮丧。”

Kruise参加了无数欧洲赛事和OGN APEX第1赛季,在eUnited赢得了《欧洲挑战者系列赛》第0赛季的冠军,还代表英国参加了2016年和2017年的《守望先锋世界杯》,但他却没能参加2018年的《守望先锋联赛》。作为一名身经百战、功勋卓著的老将,联赛中似乎应当有他的一席之地,但机会就这么从指缝中滑过。

他认为这是自己的错。

“在像个小孩子一样抱怨了一两个月后,我发现这其实是我的错。”Kruise略显成熟地说道。“我没有专精于某个职责,我犯了许多错误,我有时候太骄傲自满。[在那之后]我又迈出了一步,意识到如果希望有所成就,就必须自己去争取。”

对Kruise来说,这意味着他要重回《挑战者系列赛》。首先,他在12月月底组建了“Orgless and Hungry”战队,队名还是一如既往地幽默。在几个月后,他迈出了第二步,接受了在《北美挑战者系列赛》中打拼的邀请。

他在英国的家中比赛,虽然延迟很高,但他也更有机会收获关注。在用了一整年源氏后,他又用自己招牌的卢西奥打出了一片天。Kruise一直希望证明自己有玩输出的能力,但“认真对待”意味着他必须展示出自己的领导力。

“支援选手更适合在后排指挥。”他解释道。“我以前玩过支援英雄,我也挺擅长的,所以这个位置很适合我。这个决定非常轻松。我其实不太在乎打什么位置,我只希望上场比赛,然后打出出色的发挥。”

他就是这么干的,在《挑战者系列赛》中磨砺一年,然后又一次代表英国参加《守望先锋世界杯》,Kruise终于回到了自己梦想着的地方,成为了2019赛季《守望先锋联赛》新扩充的欧洲队伍——巴黎永生队中不可或缺的拼图。

身披巴黎色彩和高卢雄鸡,永生队来到了《守望先锋联赛》,希望彰显法国和欧洲的荣光。因此他们专注于招揽本地人才,让欧洲选手们有机会一展宏图。虽然这不是Kruise加入战队的主要原因,但也算是额外的因素。

新秀圆桌会

Kruise和其他两位联赛新秀一起讨论《守望先锋联赛》的新人感受。

“我觉得这样很不错。”他笑着表示。“我很为自己的家乡自豪,也希望展示出欧洲的强大。我希望向世界证明,还有更多欧洲选手值得登上《守望先锋联赛》的赛场。”

不仅代表欧洲,Kruise还是联赛中的四名英国选手之一,他也为此而骄傲。虽然他不太喜欢家乡的某些著名快餐店,但他喜欢那里的电竞圈——虽然才刚刚起步。“英国电竞在圈子里一直都是个笑话,我们总是被人低估,但至少已经有了不错的进展。”他咯咯地笑了起来。“我觉得该认真看待我们了。英国其实有很出色的选手。”

代表欧洲电竞圈确实是种荣誉,但对Kruise来说,重返最高水平的赛场才是最重要的。和顶尖选手在大赛现场同台竞技总是让人紧张,但这正是Kruise的渴望——这是他的归宿。

“我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但这感觉更正式。”Kruise表示。“我很享受坐在观众面前的压力,那种肾上腺素飙升的感觉。我在韩国打了几个月比赛,就多次体验这种感觉。”

赛场会带来兴奋和激情,也带来试炼和磨砺。永生队还没有步入正轨,赛季过半时胜率不到50%,也很难在目前的环境下掀起波澜。但Kruise依然相信,团队的磨合只是个时间问题。

“我们当然有获胜的实力,我们只是要让一切运转起来。”他说。“如果我感觉很有信心,队伍里的每个人都有这种感觉,那就一切都好。每个人都能见招拆招。”

在针对永生队的许多批评声中,Kruise激进的卢西奥打法更是备受苛责。但和大部分职业选手一样,他很乐意背负起这些“负担”。相对潮湿多雨的英国来说,洛杉矶“太热了”,但他并不会因此躲避酷热。最终,他会竭尽全力地帮助战队走向胜利。

“观众们其实看不到所有状况,我做了很多指挥工作,尽量保证队伍里有良好的氛围。”他坦诚地说。“我非常关注战队的有条不紊,保证所有计划得以实施。保证井然有序和氛围良好,这就是我的责任。”

也许巴黎永生队的旅途有些颠簸,但掌舵的Kruise依然会坚定不移地与队伍共同进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