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敌对决有着非常特殊的意义。他们会在粉丝中划下清晰的界限,帮助双方队伍及其粉丝打造认同感。选手们在充满宿命对决感的比赛中挣扎、厮杀,上演胜利与悲痛的戏码,而粉丝们也被此深深吸引。每当宿敌之间的比赛上演时,粉丝、选手和围观群众都会期待重温他们首次见证两队之间大战时的那种激情与感动。

引人入胜的宿敌之战令无数狂热粉丝趋之若鹜,是什么让它们与众不同呢?

最好的宿敌之争要求双方都有着杰出的历史。除了彼此之间的对抗之外,他们在所在的联赛中罕逢对手,而两者之间激烈残酷的竞争可能持续数年到数十年。

最好的宿敌之争总是极具竞争性。虽然技巧与实力都无可挑剔,但谁也无法连续击败对方。

最好的宿敌之争中总有敬佩与敌视相生相伴。敌对双方及其粉丝团彼此深恶痛绝,双方每一场比赛都像在为生存而决一死战。然而,伴随着每一次强力组合拳、飞身爆扣——或者在《守望先锋联赛》中砸下“裂地猛击”时,选手也会在这些自己想要击败的人身上看到和自己相同的天赋和对胜利的渴望。

为什么我要在这里提到这些?因为在我看来,我们可能正在目睹《守望先锋》历史上最出色的宿敌对决逐渐成形,那便是旧金山震动队与温哥华泰坦队之间的恩怨。

作为新生的电竞项目,《守望先锋》的比赛历史上很少有两支队伍同时处于巅峰。最早的时候,EnVyUs占据着统治地位,几乎每周比赛中,无论是作为攻方还是守方都会获胜。尽管在《大西洋挑战赛》中意外输给Rogue,但EnVy的统治一直持续着,他们参加了在韩国举办的APEX联赛第一赛季,并击败了Rogue战队后一路拿下冠军。

支援选手Jonathan “Harryhook” Tejedor Rua曾是EnVy的传奇选手,现效力于达拉斯燃料队,他和我简单回忆了在EnVy的经历。“那种体验实在妙不可言,,你知道自己独占鳌头,而其余人都在竭力追求胜利。在赢下比赛之后的感觉是最棒,因为你知道自己比他们更努力,并且仍能击败他们。”

我问他,与强力的对手交锋是否会给EnVy一种不同的感觉,比如证明自己的实力。“对,当然了,”他说。“有一个(例子)就是APEX联赛第1赛季。Talespin在季后赛(之前)离队,Rogue想趁机占便宜,以为我们是最弱的队伍,但是我们拥有Mickie,狠狠地打了他们的脸。”

然而很快,APEX联赛和韩国区又迎来了一支像EnVy一样的全新王者队伍:Lunatic-Hai。他们在第2赛季和第3赛季蝉联冠军,没有任何人能够挑战他们的地位。虽然像RunAway和Kongdoo Panthera这样的战队一路燃料小宇宙冲向决赛的征程俘获了大批粉丝,但Lunatic Hai始终伫立在路的尽头——他们是韩国《守望先锋》的最终BOSS。

Rogue的升级版本:French Boogaloo最终取代了EnVyUs在西方《守望先锋》界的统治地位,他们创造了连续三次月度决赛的连胜记录,并在TaKeOver 2的跨区域主赛决赛获胜时达到了巅峰。然而这支Rogue战队阵容为班底的新王者却遇到了拦路虎:年轻的新兴战队Selfless Gaming。这可能是《守望先锋》历史上唯一一段有两支强队在同一赛区共存的时期。

为了切实了解身在其中的感觉,我和几位当事人进行了交流,包括前Rogue队员、现达拉斯燃料队首发选手Benjamin “Unkoe” Chevasson和Dylan “aKm” Bignet,以及前Selfless老板兼教练、现亚特兰大君临队教练Brad Rajani。所有人都试图击败他们时感受如何?Unkoe和aKm的看法是一致的。

“每支队伍都力图扳倒我们,这的确让我们在每一场比赛中都不得不尽全力发挥。我们必须保持在最佳水准同,比其他人更刻苦地训练,才能维持领先地位。但这也是一种很棒的体验……你就是那里的‘老大’,所有人都与你为敌,这给人一种特别的成就感。”

即使两支队伍旗鼓相当,往往会有一支队伍在宿敌对决中化身为老大哥,不断受到小老弟的挑战。Unkoe和aKm对Selfless的看法就是如此。“我当时效力于Rogue,‘小老弟’队伍则是eUnited和Selfless,”aKm说。“当时的比赛里,这两支队伍都差点能击败我们。很多时候,与他们对阵的决赛难分伯仲,但我们最后还是胜利了。”

与Selfless打得势均力敌的比赛是Rogue作为西方《守望先锋》界领头羊所面临的唯一一个持续性挑战。从某些角度看,提供一个有价值的对手也有利于他们维持自己的领先地位。“他们的选手个人能力非常强,而且他们都选用自己最擅长的英雄,没有使用版本流行阵容。每次决赛我们都赢了,但比分都是3-1或3-2这样的。有一位宿敌与你竞争是很棒的事。我们与任何人对战时都竭尽全力去取得胜利,(并且)保证我们在比赛结束时能保持不败。”

Rajani补充道:“当你面对实力相当或更强的对手时,个性和性格就会成为比赛的主要因素。作为观众很容易忽视这一点,但如果你从头到尾听过队员们的比赛交流,他们彼此间的感染力就显而易见了。他们彼此越信任,情感凝聚力就越强,越容易抵抗消极情绪并进入积极状态。在对抗最强悍的对手时,队伍在这个方面会受到最严峻的考验,而这也是区分出冠军的地方。”

这些早期的宿敌对决为《守望先锋联赛》贡献了大量人才,但也代表了队伍该如何应对比赛的转折点。Selfless和Rogue都偏好激进型打法,以至于在一些队伍交流中“堵门”仍被称作“Selfless战术”。两支队伍都研究出了一些新的战术,比如只留一名队员运送运载目标、其余人寻求额外的开战机会,或是依靠一个英雄的终极技能进行滚雪球,以换取更多的终极技能充能优势。《守望先锋》比赛的节奏也在不断地改变。

这种情况听起来是不是很熟悉?2019赛季的前两个阶段中,震动队和泰坦队之间的关系就是如此,其他队伍对他们无法造成太大的威胁。泰坦队目前保持着最长的比赛连胜纪录,而震动队保持着最长的地图连胜纪录。即使是去年势头最旺的纽约九霄天擎队,统治力也未曾达到这样的级别。上赛季纽约九霄天擎队在第2和第3阶段地图胜率为77%,而今年前两个阶段,震动队和泰坦队分别保持着79%和84%的地图胜率。

感觉好像震动队和泰坦队与联盟其它队伍玩的不是同一个游戏——同时他们也在主动地改变制定策略的方式,就像过去Selfless和Rogue所做的那样。即使明天版本环境就要变更,各个队伍为对抗这两大巨头所进行的学习也会保持下去。《守望先锋》并不像传统体育项目一样已经存在了数十年,也从未有任何队伍能够称霸超过一年。但是相比较单支强队随时间推移而变得衰弱,震动队和泰坦队的对决在使彼此都变得更加强大。

也许是因为这些队伍中的单个成员们经历过比表面看起来更多的故事。泰坦队以原来的RunAway阵容为班底,加入了一名天赋异禀的新支援选手,而这名选手后来成为了联盟中最好的查莉娅选手之一。他们有着在APEX联赛和《挑战者系列赛》韩国区征战数个赛季的丰富经验。震动队的主教练Da-Hee “Crusty” Park曾执教过几乎半个联盟的队伍,Jay “Sinatraa” Won曾是Selfless宿敌的核心队员,Dong-Jun “Rascal” Kim在APEX第3赛季效力于Kongdoo Panthera,他对RunAway核心成员在第2赛季输给Lunatic-Hai后的伤心体验也能感同身受。

这两支队伍的选手与管理人员都绝非寻常,他们就是为了大场面而存在原。Rajani举了更多事例来说明Sinatraa的好胜心。“作为队友,Sinatraa在他的年龄段一直都属于很成熟的那种,”他分享道。“在2016年对抗Rogue压力最大的那段时间,他经常会担任指挥,即使不指挥也会超级专注,无比渴望胜利,周围所有人的光芒都被掩盖了。在比赛日他就是一头野兽——我不知道还能怎么形容他了。”

即使在队伍中的职责不同,两支队伍的每个成员也会不可避免地面对对方,迸发出激烈的火花。Sang-Beom “Bumper” Park是性急如火,吵闹喧哗的莱因哈特选手,而Matthew “Super” DeLisi则聪慧机灵,擅长见招拆招。Grant “Moth” Espe如同高高在上的将军般在上空指挥他的队伍,手术般精准的“音障”常能扭转乾坤;而Seong-Jun “Slime” Kim的卢西奥迅疾如风,将对手干扰得苦不堪言。如此等等;只有双方D.Va选手从数据上看比较类似:Hyo-Bin “Choihyobin” Choi和Hyun-Woo “Jjanu” Choi围绕着吸收终极技能展开了竞争,并分别排在联盟第二和第三名。

无论从战队还是个人角度来看,这种竞争都真实存在,并且毫无衰退的迹象。但这并不只是我一家之言。我还采访了曾参与过这种对决的老选手,询问他们关于目前泰坦队与震动队对决的看法。

“棒极了——这让我想起EnVyUs和Rogue的对决,”Harryhook说。“顶尖水平的队伍,激烈胶着的比赛,大家都爱看。”

“在输掉第1阶段决赛后震动队队员脸上那崩溃的表情不禁让我想起在Selfless时每次输给Rogue后那过山车一般的心情,通常都是在劳累了一整天最后输掉的时候,”Rajani说。“如果这两支队伍整个赛季都在为追求第一而拼得你死我活,那可真是太精彩了。”

第3阶段首场比赛将在北京时间上午7点开始,由卫冕阶段冠军旧金山震动队对阵Rajani所在的亚特兰大君临队。2019赛季的所有比赛都可在OWL.BLZ.CN、《守望先锋联赛》官方移动应用以及战旗直播CC直播Bilibili直播虎牙直播和我们的Twitch频道上观看直播与录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