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WL_Editorial_FathersDay_1422x800.jpg

两年多以前的那个早上,我的儿子刚刚出生在下曼哈顿的一家医院里。我走出产科病房,接到了暴雪招聘人员的电话。这份工作的岗位是电子竞技编辑,之后成立的《守望先锋联赛》会成为这份工作的重心。招聘人员了解我的家庭刚刚发生的情况,所以当我在第一个孩子刚出生不久就马上接了电话时,她一定觉得我疯了。但是我当时一心想要这份工作,我和她说了很多。

几天后,我和妻子带着我们的儿子从医院回到家里。接下来是陪产假,我一边忙着照料新生儿,一边玩着很多款新发布的开放世界游戏,同时继续进行着暴雪的面试流程。儿子出生后不到一个月,我就登上了前往加利福尼亚州尔湾的飞机,去和那些正在组建《守望先锋联赛》、当时规模还很小的团队见面。

儿子三个月生日那天,我又一次登上了飞机——这一次是单程票,我的妻儿与我同行。(给初次当父母的人的专业提醒:不要在携带三个月大的孩子乘坐洲际航班时穿你最喜爱的衣服。)傍晚时分我们在长滩着陆,第一次共同感受到了南加州夏季的丝丝热浪。

我加入暴雪时正处于即将成立《守望先锋联赛》的前夕。当时,已经公布了七个城市及管理集团,我们花了接下来的几个月又公布了五个,接下来则是电子竞技首批设在全球主要城市的战队的名称和配色:伦敦喷火战斗机队,上海龙之队,费城融合队,还有另外九个将会被历史铭记的加盟席位。#AcesHigh,#breakthrough——还有,对,#pdomjnate——那时候还不存在。

2017年暴雪嘉年华其实很模糊。我们重新发布了《守望先锋联赛》的网站,创始总监(也是两个孩子的父亲)Nate Nanzer穿着橙黑两色的《守望先锋联赛》短夹克登上舞台,正式揭开了12支创始赛季战队的面纱,同时公布了联赛创立的具体内容。

我的儿子当时六个月大,和他妈妈待在家里。他根本不知道我在做什么。我们父母知道的也不多,不过这种基于城市的模式使他们很容易理解。“就和体育运动的队伍一样,只不过这是电子游戏,”我这么和父亲说。我在和哥哥一起打游戏或者自己在屋里打游戏中长大,父亲全程看在眼里,我不确定他是否能理解。不过他相信我,也因此而相信了联盟。

时间转到2018年7月的一个周六,当时正值《守望先锋联赛》创始赛季的季后赛。我给父亲打电话说,“嘿,现在打开电视看看ESPN。”

“好,”他说道,然后我听到打开电视的声音。“哦,真是见鬼了,”他说。

对于全世界的父亲和儿子们(还有母亲和女儿们),《守望先锋联赛》创始赛季中还有很多这样的时刻。突然之间,一件只有年轻一代为之痴迷的事物,以一种老一辈人即使不能完全欣赏,也能理解的方式——至少现在还不能完全欣赏——呈现在世人面前。我有一位从来不玩游戏的朋友,他有一个年幼的女儿。在ESPN直播季后赛期间,他发过一条Facebook:“《守望先锋联赛》感觉很奇怪但又让人欲罢不能,”他写道。那时我就知道,我们做的是有意义的。

另一个重大时刻则是我们在纽约布鲁克林的巴克莱中心举行的第一次总决赛,那里也是NBA篮网队的比赛场地。为了报道这次赛事,我和我不断成长的团队一同回到了我长大的家乡。在搬到加利福尼亚之前,我曾在这里居住了16年。当我跟在纽约九霄天擎队输出选手Jong-Ryeol “Saebyeolbe” Park的身后,沿着大西洋大道走向场馆时,我惊讶地发现,我身前这一小群人非常兴奋地交头接耳着,谈论着输出之神正戴着耳机走在他们前面。“就是他!那是Saebyeolbe!”

在现场的第一个夜晚像是一种全新的启示。我去过许多大型电竞活动,包括IEM卡托维兹站,当然也在洛杉矶暴雪竞技场度过了无数个夜晚。但是这次完全不同。各种年龄、种族和性别的人挤满了巴克莱中心,还在赛前和休息期间在通道里跳舞——是真的!我一生去过许多大型体育赛事,但我从未置身于如此热情和多元化的人群。来自全美国甚至海外的家庭、孩子、亲友和粉丝聚集在一起,一同见证《守望先锋联赛》第一个冠军的诞生。

在比赛间歇,来到竞技场的坐席区与我之前的一个老板见面。他带着两个年幼的儿子来观赛,而这两个孩子都是《守望先锋联赛》的狂热粉丝。小家伙们兴高采烈,笑得嘴巴咧到了耳朵根。另一位老同事带着他的侄子来的。我哥哥和他儿子都玩《守望先锋》(两人都是托比昂专精,不要歧视啊),他们一起在家里收看赛事。我爸爸则是第二天在ABC上赶上了总决赛的重播。伦敦喷火战斗机队在国王大道地图上史诗般地限制住了费城融合队,从而结束了整个系列赛。我飞回家中见到妻儿的时候感觉自己参与了一件重大事件。

快进到本赛季第2阶段第1周,那个周六我在家里用Twitch观看着成都猎人队以4-0击溃了巴黎永生队。我的儿子差一个月就两岁了,他和我一起坐在沙发上,看着“破坏球”大师“Ameng”丁蒙涵玩着哈蒙德。发生了这样的事:

我不到两岁的儿子和我一起观看#OWL2019,并且每次看到“破坏球”的时候都会大喊“球!”。

这真是太可爱了。@overwatchleague

—Hunter Slaton(@hrslaton)2019年4月6日

我的心中充满了骄傲。

再回头看看我爸爸。很久以前,在晚冬一个温暖得反常的日子,他和我在阿肯色州小石城的公园里玩过投接球。不知为何,当时我们有一个亮橙色的棒球,然后一位报纸摄影师经过,他似乎认为来回抛掷这个像太阳一样的球是对新季节开始的一个很好的隐喻。他们把它印在了报纸上,而我父亲为我做了一份这份报纸的塑封件。那张照片中我穿的衣服很不体面——我依稀记得那天早上我妈妈告诉我爸爸,不应该再让我穿那件我最喜欢但是破破烂烂的马球衫了——但是这使回忆更加美好了。

我很期待未来有一天,“破坏球”的搞笑形象会被印在数字化报纸上,成为所有因《守望先锋联赛》而关系紧密的父子们的美好回忆。父亲节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