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一门语言,就是多一个观察世界的窗户。To learn a language is to have one more window from which to look at the world.——中国格言

虽然《守望先锋联赛》中只有首尔王朝队一支队伍是韩国城市的官方代表,但联赛中一半以上的选手都来自这个国家。有多个城市的代表队伍由全韩班组成,包括纽约九霄天擎队和伦敦喷火战斗机队,而旧金山震动队和华盛顿正义队等其他的一些队伍则采用了多国籍的阵容。

640-biggoose.jpg

学说他们的语言

洛杉矶角斗士队的支援选手“BigGoose”Benjamin Isohanni欣然接受了一项游戏之外的全新挑战:学习韩语。

对联赛中大部分的韩国选手来说,无论是为了方便与队友交流还是为了更好地与当地粉丝互动,学习英语都是十分重要的。这种努力常常会被人忽视;除了为每场比赛刻苦训练外,韩国选手还必须接受学习一门全新语言的挑战,这的确是非常辛苦的事。

有些选手的英语水平要比队友强一些,要么是因为他们在学校有过学习英语的经历,要么是单纯因为他们悟性比较高。我和一些来自多国籍阵容以及全韩班的韩国选手进行了全英文对话,聊了聊他们目前的学习进展。

旧金山震动队选手Dong-Jun "Rascal" Kim

震动队是目前全联赛成就最高的多国籍阵容战队,他们沟通的便利在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自由人输出选手Rascal,他也是队中最耿直和坦诚的人。作为一名职业选手,他以惊人的新英雄上手速度而闻名。而他的这种能力显然也转移到了现实生活当中,在经过仅仅半年的英语学习之后,他已经取得了令人瞩目的进步。

Rascal练习英语的方法:“我喜欢和别人聊天,看Netflix网剧。我喜欢看《十三个原因》。通常在震动队基地里学英语的人都会看Netflix。我最近还看了《蜘蛛侠:平行宇宙》。”

“我在学校学过一些英语,但没认真学,因为我不是个好学生,”Rascal说。“现在(和队友沟通)容易了一点,但有时候还是费劲。队友们教我怎样才能把话说得更简单,以及如何更好地发音。即使(韩国选手)学会了英语,我们的发音还是很烂。他们还教给我一些词。”

比如呢?Rascal咧嘴笑道: “比如……Twitch表情?‘Kappa’类似这样的词。”

在第2阶段和第3阶段之间的休赛期,震动队曾前往湾区看望他们的主场粉丝。Rascal花了一些时间苦思冥想,最终他想出了一种很有创意的方法来描述他对当地粉丝群体的印象。

“我们的粉丝看起来……像个大橘子,大家都穿着震动队的队服!明年在旧金山打比赛一定会感觉很棒。不仅仅是待在旧金山打比赛,还能飞到其他地方去,这让我很兴奋。”他最后说道。

伦敦喷火战斗机队选手Jun-Ho “Fury” Kim

即使拥有全韩班阵容,喷火战斗机队的选手仍然要花费大量工夫来学英语,这是在为明年回到伦敦主场做准备。重装自由人Fury自初中就开始学习英语,他也是联赛中首个明确要求以英语接受采访的韩国选手。

Fury练习英语的方法:“有时候我喜欢看没有字幕的电影。我最近看了《复仇者联盟:终局之战》这样的电影,在没有字幕的情况下,英雄类电影更容易理解。我也喜欢足球。在休息的时候我爱玩FIFA,这让我受益不浅。”

“上初中的时候,我通过参加课外培训班和看英文电影的方式死磕过英语,”他解释道。“我在液体战队效力的时候是自己一个人去的,队里也没有翻译,所以我就自己使用翻译软件。”

去年休赛期,喷火战斗机队访问了战队的主场城市,与粉丝见了面并领略了这座城市的风光。“我在伦敦的时候曾经去过一家游戏吧,那里有好多好多粉丝,”Fury回忆说。“伦敦有好多美丽的建筑。我喜欢伦敦塔桥和大本钟,但我们去的时候大本钟正在修缮,所以没看到。”

成为职业选手之前,Fury曾希望能够上烹饪学校,他想在自己的职业选手生涯结束后重拾这一梦想。“我喜欢做吃的。虽然现在不做了,但退役之后我会尝试学学烹饪的。如果我继续学英语的话,说不定我能去别的国家学烹饪呢。”

华盛顿正义队选手Yeon-Jun “Ark” Hong

作为纽约九霄天擎队上赛季的主力支援选手,Ark从一开始就因比较流利的英语收获了大量的粉丝。

“我是在韩国开始学英语的,因为韩国的大学入学考试有一门英语,”他说。“大多数韩国人都会从阅读中学习,他们知道很多词汇,但就是不能流利地讲出来。”

Ark于2019赛季季中加入华盛顿正义队,这对于拥有多国籍阵容的队伍来说是一大利好,因为他能以英韩双语进行指挥。

“在比赛时,我要做一些翻译工作同时还担任主指挥,所以有点忙,”Ark说。“我在纽约九霄天擎队的时候说话就很多,但现在我所说的话是那时的两倍,所以赛后我的嗓子会有点疼。”

Ark练习英语的方法:“我其实没有专门学习或练习过英语。我从直播和观众的评论中学到了一些,可能和外国选手谈话的时候也学到了一些。除此之外我并没有去练习。”

几乎所有接受调查的选手都表示,最令他们兴奋的是明年能去欧洲,Ark也是这么想的。

“我去过中国,也去过美国的一些城市,但我还从来没有去过欧洲,”他说。“很期待能够近距离接触当地的文化、雕像、纪念馆之类的事物。”

当他得知其他选手也说了几乎一样的话时,Ark笑了,他说他并不感到惊讶。

“我觉得这是文化上的巨大差异所导致的,”他沉思着说。“许多韩国选手之前从没去过欧洲。我之前住在首尔,那是一座大城市,有很多摩天大楼,但我第一次来(到洛杉矶)时,我真的很惊讶。一切都是那么平坦和宽阔!”

洛杉矶英勇队选手Young-Seo "Kariv" Park

2017年,Kariv作为支援自由人加入了Immortals战队,成为了在北美《守望先锋》队伍中效力的第一位韩国选手。随后Immortals变成了洛杉矶英勇队,在过去两年中,Kariv在赛内赛外不断地提高自己的英语水平。

“我在学校没怎么学过英语,但我现在有了一位导师,”他说。“和我的队友沟通不再那么困难了。有时候也会出问题,但我们有一位翻译,所以就不怎么困难了。

对于Kariv的进步帮助最大的是他的室友,加拿大本地人Brady "Agilities" Girardi

“Brady帮了我很多,”Kariv说。“比如,有时候我在谈到女孩时会不小心用‘他’,他就会纠正我说‘不,是’。这样的事情很多。每个人都在帮助我,但Brady对我的帮助尤其大,因为他是我的室友。”

Kariv练习英语的方法:“我喜欢唱英文歌,看电视剧,比如《行尸走肉》。”

洛杉矶英勇队在比赛时通常有大批主场粉丝到场,所以对于包括Kariv在内的整支队伍来说,前往达拉斯参加达拉斯主队守擂赛是一种全新的体验。

“达拉斯的粉丝既兴奋又喧闹,这让我有点紧张,因为他们都在尖叫,”Kariv说。“我觉得粉丝吵一点是好事。我很期待能够去韩国和美国之外的国家。我很想去纽约,因为我看了(总决赛),而且其他选手在社交媒体上发布了照片,看起来很酷。”

至于在职业选手生涯结束后,还会不会继续学英语的这个问题:“到我退役的时候,我的英语一定已经非常好了,”他笑着说。

纽约九霄天擎队选手Jong-Ryeol “Saebyeolbe” Park

纽约的粉丝堪称全联赛最著名的本地粉丝群体之一,这主要是由于队伍的种种鲜明个性以及他们尽可能频繁地与主场粉丝展开互动。Saebyeolbe魅力非凡,上个赛季作为出色的输出选手而成名。他也是队伍中最精通英语的选手之一。

“我是在游戏里开始学习英语的,”他解释道。“打排位的时候,我总是匹配到说英语的人而不是韩国玩家,所以我就开始从游戏中学习英语。我在三四年前开始学英语。在学校里我什么也没学,都是从游戏里学的。”

Saebyeolbe练习英语的方法:“看电视节目。我喜欢看《切尔诺贝利》。去市场的时候我会用英语交流。这就是我练习的方法,在生活中学习。我并不和队伍住在一起,所以当我叫车或订餐的时候会用到英语。”

Saebyeolbe以说英语俏皮话而闻名,比如“我是全世界最棒的‘猎空’。”这是去年第3阶段决赛纽约九霄天擎队获胜之后,他在接受采访时说的。他敏锐地意识到学习英语对于他的个人品牌会有多大的帮助,他队中其他人也意识到了。

“我们全队一起学英语,”Saebyeolbe说。“我们有一个英语等级划分,会把队员分成A、B和C几个等级。其他队友都在英语C级,也是比较低的级别。”

说到这里他哈哈大笑。“我觉得现在队里我的英语最好,因为现在队里没有Ark了。”

去年夏天Saebyeolbe创造了一项历史记录,在纽约花旗球场,他成为了第一位在美国职业棒球大联盟比赛上投出第一球的电竞选手。这样的经历让他对于2020年的本土化十分兴奋。

“在纽约的时候,我感觉就像到了家一样,纽约粉丝就像我的朋友和家人...我很期待下个赛季回‘家’。”他说道。